谢谢

编辑:王丽 时间:7/8/2024 4:39:11 PM 浏览:183

                                                            

640.jpg

       给一位大叔交完电费,把电费卡递给他,他竟对我谦恭地说了声:“谢谢!”我赶紧回敬他:“不用谢,叔,您太客气了!”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大叔的“谢谢”二字,竟让我心间涌起莫名的感动,午睡起床后的癔症和慵懒也随之消散。人的情感是个很奇怪的东西,有时候总是被不经意地触动,就像是无意拨动了一根琴弦,却听到了无比动人的乐声。
     
       每天来来往往的顾客中,老年人占了一定的比例。年轻人有的出去打工,有的在城里安家过活,很少有人在家闲守着。现在各项政策搞得比较好,助农取款、代缴电费等业务都设立了村级服务点,这个点就嫁接在了各个村的超市里。这样一来,我与老年人打交道的机会就比较多。接触的过程中,我切实体会到了他们的难处,眼睛不好使,腿脚不灵便,记性不好等等,就像是一部戏曲里演的那样,老来难,老来真的很难。因此,我不止一次地要求自己要有耐心,不能厌烦,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帮助他们,解决他们遇到的麻烦。

      说归说,做起来确实很难。如果说一天两天也就很容易过去了,但是天长日久,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事情都可能让你遇到,考验和磨蚀你的耐心。

     一位大婶来取了2250块钱,二十来天后来找后账:“我的钱在你电脑上存着呢,给我取出来吧。”我很纳闷儿,说的哪儿的话啊,你的钱怎么会在我电脑上存着呢。大婶说:“那天,你给俺取的钱不够,我回去后就让俺庄上的年轻人数了,说你没给够,少了五十块钱。”我觉得可笑:“大婶,没给够当时你怎么不来找我呢?”“我想着是在你电脑上存着呢,晚几天再来取也不迟。”大婶想当然地说。我告诉她老人家那是不可能的事儿,钱我一分不少地给你了。大婶有些不友好了,难听话随即出口:你有那五十块钱也好过不了,我没有那五十块钱也穷不了。

       我示意大婶不要激动,给她指了指收银台上的电子眼。然后调出了那天的监控,她取钱的过程和钱数清清楚楚地在屏幕上显示出来。特别是那五十块钱是五张崭新的十块的,她拿着钱一张一张地数了两遍。

      大婶看着看着,看不下去了,收起了刚才的愠怒,连连给我赔情道歉:“俺老了,肯忘事儿,你不要跟俺一般见识哈……”

 640 (1).jpg

      干助农取款的时候,这样的事儿时有发生,好在店里安的有电子眼儿,要不然我可是空口无凭,说也说不清了。那时候我可比银行的业务员还要忙活,正吃着饭,人家来取钱呢,把饭碗放下去人家取钱,等忙活完,饭菜都凉透了。十冬腊月,数九寒天,早上五点多,就有人站在门外把门拍得咚咚响,想着是人家有啥急事,赶紧穿衣起床,打开门,却是来取钱的,说是着急给人家上礼呢……大冷天的,黑更半夜的把人给叫起来给他取钱,银行不到点儿也不会给谁开门取钱吧。但是你就得给他取,这是你应该做的。(好在现在助农取款撤点儿了,我自然也轻松了不少。)


       还有不少来交电费交话费的老年人,一段时间之后,他的电费话费欠费了,就会来找你:“那次你给我充的电费(或话费)没有充上,我家又停电了(或我的手机又停机了)。”让人无语至极。充值记录从来不敢删除,还得找个年轻人来做个见证:“看看,几月几日,给你充值了多少钱。”来人半信半疑:“充上了咋又欠费了呢?”他们可能以为,交一次费,一辈子都不用再交费了。

       其实像助农取款、交电费、话费这些业务,我们所得的佣金是微乎其微的。说是能拉拢人气儿,刺激消费,但是实际上也没有达到那样的效果。若是不小心交错了号码,那还得赔冤枉钱呢。因此,很多网点没干多久就申请撤点了,原因是不挣钱还搭功夫。

       干着这个不挣钱还搭功夫的活计,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对我有那么一丁点儿的谢意。还有:谁的手机有毛病了,拿来让你给他看看;谁家孩子老师留给家长的作业不会弄了,找你来帮他完成;提现的,微信转账的,总之来给你找麻烦的,很少有人对你的付出与帮助报有感谢之情。久而久之,仿佛都习惯了,都认为是理所当然——我理所当然给帮助他,他也理所当然被我帮助。以至于今天,听到大叔的“谢谢”二字,让我麻木的神经终于有了瞬间的复苏。

      这几天晚上接女儿放学时,都顺便给她买个她爱吃的煎饼果子。卖煎饼果子的是一位七十多岁的大妈,每次大妈做好煎饼果子递给我时,都会对我说声“谢谢”,我回敬她:“应该谢谢您,这么晚了还让我们能够吃到这样好吃的美味。”一声“谢谢”让人如沐春风,相信彼此的心情都是愉悦的。

      遗憾的是,尽管我时常心存感恩,但也时常忘记了说“谢谢”二字。这可能是长时间干一项工作的麻木与倦怠。但偶然的一句“谢谢”,成为了一种唤醒,一种安抚,有种瞬间被温暖、被治愈的感动。同时,有一种情愫也莫名地无限地升腾:生活馈赠于我这平凡而琐碎的桩桩件件,丰富了我的经历,充实了我的人生,感谢之余,又让我觉得事事值得。

微信截图_20240708175225_副本.jpg

                                                                      作者简介

     刘慧,在平凡中追求美好,喜欢在闲散的时光里用文字编织生活。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诗歌创作研究会会员,遂平县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品发表于《奔流》《散文选刊》《青年文学家》《河北工人报》《河南诗人》《文学百花苑》《人生与伴侣》《河南经济报》《驻马店日报》《天中晚报》等刊物,被评为2021年度河南省“百姓学习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