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发现中国海洋文明——解码泉州世遗

编辑:sprm_wc 时间:7/26/2021 9:17:35 AM 浏览:848

       泉州古城,中式古厝与南洋骑楼交错林立,充满了浓郁的闽南风情。这里也是泉州遗产点分布最为密集的区域。此次6.41平方公里的古城全部作为遗产保护缓冲区,这在全国文化遗产项目中并不多见。

  “这意味着,整个泉州古城内新建、扩建、改建项目都将受到严格限制。”泉州市申遗办副主任吕秀家说。

  这是位于泉州古城核心区域的西街及周边(7月6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宋为伟 摄

  此前,国际专家来现场考察时,感叹泉州古城很宝贵,格局肌理很完整、遗产非常丰富,建议把古城全部纳入缓冲区,以便让古城今后可以更好地保护下去。

  这番建议得到泉州市委市政府积极响应。

  南音爱好者在位于泉州府文庙的南音传习所内为观众演出(7月6日摄)。新华社记者 魏培全 摄

  “泉州的老百姓从古到今都有爱护遗产、保护遗产的自觉性。”吕秀家举例说,泉州府文庙在清代就立了示禁碑,不允许摆摊设点;洛阳桥同样也立有示禁碑,要求附近的窑厂不能靠近开挖。

  这是泉州洛阳桥及周边景观(7月9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姜克红 摄

  泉州的城市更新,也在小心呵护古城这难得的烟火气。

  游人在傍晚时分游览泉州洛阳桥(7月7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姜克红 摄

  为了提升泉州古城人居环境,近年来,泉州对多条街巷实施改造提升,改善居民生活环境却不过多影响他们,不采取大拆大建或盆景式开发,而是大力推行“微改造”,让古城“见人、见物、见生活”。

  泉州古城办项目建设组副组长谢永明说,古城原来的建筑,有的基础设施老化,有的存在功能缺失,改造主要是提升古城的排水排污、电力电线、立面改造等基础设施,让古城更宜居。“对城市建设者来说,这种‘微改造’属于‘自讨苦吃’,却保障了城市文脉的活态传承。”

  泉州市金鱼巷的商家为游客展示特色木偶玩具(7月8日摄)。新华社记者 林善传 摄

  最早示范“微改造”的金鱼巷,效果已经显现:街道两侧的建筑风貌保持不变,但密如蛛网的电线下地了,地下管网铺设了,功能设施焕然一新。

  游客在“微改造”后的泉州市金鱼巷游玩(7月8日摄)。新华社记者 林善传 摄

  “我在古城长大,夏天喜欢坐在戏院门口柱子的莲花瓣上,很清凉。戏院对面屋顶开满蓝花楹,跟花的毯子一样。”谢永明说,改造后的老城,依然带着温馨的旧时模样。

  文化遗产保存的完整性是成为世界遗产的一个必要条件,获评世界遗产又会进一步增强本地居民的文化自豪感。泉州市文旅局文保科副科长李庆军认为,这种自豪感会加强社会凝聚力,有利于让文化遗产保护得更好。

  美美与共的千年回响

  泉州涂门街,这条长约千米的古街上,清真寺、关岳庙、文庙比邻而居。很多外地人初到泉州,往往诧异于这一文化上的和谐。而泉州本地人对此却习以为常。

  这是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一角(2019年3月1日摄)。新华社记者 林善传 摄

  “10至14世纪,泉州创造了一个多元、开放、共享的典范城市。如今,多元、开放、包容依然是泉州这座城市的底色。” 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副馆长林瀚说。

  “宋元时,来自阿拉伯、波斯、印度等地的外国人不仅仅做贸易,他们对泉州这座国际化港口城市也有很深的认同感。”泉州晋江市博物馆陈埭回族史馆馆长丁清渠说,创造泉州港奇迹的、讲述泉州港故事的,不仅仅是泉州人、中国人,千年前所有居住在泉州的人都是泉州荣耀的参与者。

  在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一幅大型手绘《刺桐梦华录》生动再现了宋元泉州港的多元共融景象:熙熙攘攘的码头上,身着各色服饰、不同容貌的商旅百姓,或忙碌或游戏,和谐交融。

  这是位于泉州石狮市的六胜塔(7月7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宋为伟 摄

  这一繁荣景象,如今仍在延续。站在六胜塔旁眺望,不远处便是泉州港石湖码头,港区的保税物流中心(B型)7月初刚刚封关运营。这种比保税仓库、出口监管仓库开放性更强的监管方式,将有力提升泉州港的贸易便利化和国际竞争优势。

  作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定的古代海上丝绸之路起点城市,泉州市正在全力推进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先行区建设。2021年上半年,泉州市外贸进出口1248.1亿元,同比增长55.3%。“十四五”期间,泉州将建设“公铁海空”一体的海丝国际物流中心,连接中国中西部地区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