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的边缘”高山草甸遭游客车轮碾压 当地封山管控

编辑:李慧勤 时间:9/1/2022 4:04:48 PM 浏览:237

微信截图_20220901160401.png

地球的边缘高山草甸遭游客车轮碾压

雷波县发布通告对阿合哈洛大草原及龙头山大断崖区域实施长期封山管控

今年以来,在互联网社交平台,凉山州雷波县被《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称为“地球的边缘”的大断崖火了。

蓝天白云下,越野车驰骋在辽阔的高山草甸,脚下,是落差上千米的悬崖,还有翻涌的云海,给人一种野性、霸气又时尚的感觉。

然而,随着游客越来越多,车辆对当地植被造成了一定程度的破坏,人们丢弃在高山草甸上的垃圾也日益增多。为了保护生态环境和自然资源,8月27日,雷波县多部门发布通告,对麻咪泽省级自然保护区境内的阿合哈洛大草原及龙头山大断崖区域实施长期封山管控,凡违反通告规定造成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的个人或团体,将受到处理。

瞬间,“地球的边缘”成为众多网友未能抵达的遗憾。

记者了解到,雷波县对龙头山的旅游开发规划正在酝酿中,邻近的美姑县也期待联手开发,让更多人看见“地球的边缘”。

绝世风光

悬崖断壁长达10余公里

沿着美姑河,在雷波和美姑两县之间有一段长达10余公里的悬崖断壁,这就是龙头山大断崖。龙头山是黄茅埂山脊东南端的主峰,海拔3724米,从高空俯看,这里的山形似一艘船伫立于群峰之间。

在短视频时代,这样惊险又美丽的绝世风光很容易变成巨大的流量。

通过检索,记者发现在抖音平台,不少博主以旅行短视频的形式推荐“地球的边缘”。有的开场白是“世界上的断崖有很多,但被《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称为‘地球边缘’的,只有龙头山一处”;有的分享在云端驾车和在草甸纵横驰骋的刺激体验,他们多驾越野车或摩托车前往。

在小红书平台,网民多以图片形式展示龙头山顶的美景,并推荐通往山顶的路线,以及户外露营、拍照贴士等内容。在年轻人聚集的B站,博主以游记VLOG为主,记录前往龙头山的旅程,记录沿途美景及航拍大断崖全貌等。

走红的B面

车轮碾坏草甸垃圾遍地

在互联网的感召下,到龙头山自驾的游客越来越多,“地球的边缘”受到的伤害与日俱增。

雷波县阿合哈洛村村支书吉韦尔者告诉记者,随着游客越来越多,人们丢弃在高山草甸上的垃圾也日益增多。由于越野车经常在此处驰骋,辗压出新的车痕,对草甸造成了一定程度的破坏。

麻咪泽省级自然保护区副主任贾银辉介绍,大断崖所处的位置最高海拔接近3900米,有18.5万亩高山草场,植被中80%左右是草木,高山栎、高山杜鹃和箭竹占10%至20%。“据科考报告显示,植被中没有国家一级和二级保护植物。”他说。

高山草甸被汽车碾压,影响到底有多大?

三年前,甘孜州格聂神山景区的“格聂之眼”,周围植被被违规穿越的车队碾压出“黑眼圈”,修复花了两年时间。

对此,中科院成都生物研究所研究员潘开文表示,在高海拔区域,受积温低影响,植被生长的速度非常缓慢。他以一株50厘米的灌木为例,称其生长可能需要近50年。另外,能适应这个区域环境的植物种类相对较少,因此一旦植被遭到破坏,恢复起来需要更长的时间。“如果不加以保护,无序开展旅游活动,很有可能造成当地高寒草地的退化,增加水土流失,进而影响栖息在草地生态环境中的动物活动,降低生物多样性,削弱生态系统的稳定性。”潘开文说。

不过,让人略微宽心的是,贾银辉认为“目前对植被的破坏力度还不大,可以通过人工修复和自然更新得到恢复。”吉韦尔者也表示:“我们正在积极找寻补救的措施,草苗将于9月之后撒种,只要没有人为破坏,草甸的恢复会很快。”

保卫“地球”

雷波多部门发布禁入令

贾银辉告诉记者,龙头山大断崖走红网络后,引起了雷波县、美姑县相关职能部门的注意,也关注到了自驾车对当地环境的破坏。于是,两个县的分管领导在龙头山上“会盟”,决定联手保护好网民心中的“地球的边缘”。

据了解,大断崖在雷波与美姑境内均有分布。目前,可以分别通过美姑、雷波县的三个方向驶入。为了保护好它,两县分别在特喜乡、拉马镇和拉米乡设立卡点,还采用巡查等方式,禁止旅游车辆驶入。

贾银辉称:“假期前来的车多一点,两个县三个卡点都在劝返,最多时一天劝返了20多辆越野车。”

8月27日,雷波县多部门发布通告,对麻咪泽省级自然保护区境内的阿合哈洛大草原及龙头山大断崖区域实施长期封山管控,任何单位和个人未经批准不得进入龙头山大断崖景区。因科学研究需要,必须进入保护区从事科学研究观测、调查活动的,应当经自然保护区行政主管部门批准。

未了心愿

龙头山的开发何时来?

2020年5月12日,四川省林业和草原局官方网站发布的《关于四川麻咪泽省级自然保护区范围调整的公示》显示,保护区设核心区、缓冲区和实验区。在这次调整中,位于拉咪乡的“地球的边缘”调到了实验区以外。贾银辉表示,“地球的边缘”属于外围保护地带,根据相关规定,外围保护地带在不破坏环境的前提条件下,可以建设一些基础设施,对其进行适度开发。

《中国国家地理》风景评审师刘建表示,现在很多景区都以环保的名义关停,但很多自然保护区在保护得当的情况下也可以对外开放。他认为,“地球的边缘”在经过科学测算,同时制定环保措施后可以开发,进一步保障景区环境不受破坏。

探险家、地质学家杨勇也认为,让这样的绝世风光沉睡太可惜。他建议参考国家公园模式,用开放与保护、科普教育的理念,将“地球的边缘”打造成大凉山现代旅游新地标。

记者了解到,目前雷波县有意对这里的旅游资源进行规划,待规划后再进行开发。“封闭保护是第一步。”相关负责人如是说。

新闻链接

杨勇:第一个叫响“地球的边缘”的人

“我小时候在凉山州金阳县城长大,父母告诉我如果篮球掉到龙头山下,需背着干粮去捡球。”探险家、地质学家杨勇说,小时候他没有想象过地球的空间格局,2016年,第一次看见那连绵不绝的大断崖,一种“地球的边缘”的意像呼之欲出。于是,他在2018年第6期《中国国家地理》的稿件中称它是“地球的边缘”。

这样的叫法很响亮,也成为雷波县乐意对外宣传的一张名片。